潛_夜

大多只吃糧,很少機會產糧(9成9)米蟲一條
近日沉迷柯南坑無法自拔
主快新,all柯💕

海涅老師的身高&年齡+維克多的年齡猜測
我把在貼吧的貼搬過來了(笑)
海涅的過去已經被公開,消除了不少讀者的煩惱
然而!官方卻沒有公佈老師的身高、體重和年齡這些個人資料!因為我決定進行一個大膽的推測了wwww
年齡的話我估計應該和國王差不遠吧……根據貼吧裡某位吧友的無私分享,我們可以知道國王的年齡介符於35-44歲左右(雖然在我的認知中アラフォー是形容女性的年齡……),而在11集中海涅和維克多的過去中也可以大概推測他出去浪的時期大概是在接近繼位時(即18歲前後),18歲這麽放心出去浪就應該是未有大王子吧……而且繼位後也忙於訓練軍隊大概也沒有時間去生兒育女(吧),所如果以大王子(23歲)的年齡計算的話,他的年齡應該是43-44歲的。
在過去篇海涅同樣被維克多戲稱小孩子,海涅也反駁也他的言論,如果他沒有說謊的話,海涅和維克多年齡相差不遠,我也查過奧地利(故事中的國家)合法飲酒年齡是16歲,海涅在各方面看起來也是個守法的良好公民,應該是夠歲數的,所以推測海涅那時是16+,所以現在的年齡也相當或已經是40。
但年齡不是限制!!老師你年齡多大我也同樣愛你!!!(滾)
海涅的身高推測,以下附上張漫畫圖,有關我推測海涅身高的証據(笑)
老師的身高同樣在公式書也沒有公佈(怨恨),但不代表其他人的沒有公佈的說www我是用三王子布魯諾的身高作推測用的,根據公式書,布魯諾的身高是180(非常非常的高......),而在公式書,我觀察到赤井老師描繪的青年、成年人物大多是7-8頭身(老師是個例外www),所以圖中的布魯諾可以分為8等份(什麼鬼……),老師和布魯諾在圖中身高相差一個頭左右,計算他們兩人還未完全站直,就大膽估計是相差一頭半吧,180÷8=22.5=一頭,半頭就是22.5÷2=11.25,所以身高相差=22.5+11.25=33.75。因此估計老師的身高是180(布魯諾身高)-33.75(兩人相差身高)=146.25
這身高真可愛wwww原本以為應該和小植差不多原來還差一大截啦wwwwwww(被老師pia飛
有興趣的童鞋也可以去看看那位吧友所分享的公式書內容,地址見評論。強大的海涅老師竟然會怕蟲子的wwwww意料之外的說(不過也非常可愛www)
如有什麽其他意見歡迎提出,大家一起愉快的討論吧www

為什麼LOFTER就要限制一次只可放10張圖了…………又不夠放了……

本集內容撮要(這真是撮要嗎整篇打完再看自己也認為是千字文了……(掩面
☆☆有大量維海/國教主觀元素不喜勿入☆☆
又是我啦再次不要臉佔tag真是不好意思啦……但這次的信息量真的讓我忍不住了……
前半內容是海涅以「找出皇宮的犯罪者」為課題讓王子們去調查,經過一番調查他們就查出老師的身份竟然是維克多仍未上任的逃獄者,而罪狀是……誘拐王子與暗殺王子未遂
看到這裡我真的嚇了一大跳了…………之前都大概隱約知道老師是犯罪者但想不到是如此罪名,看到國教兩人如此恩愛(?)真的令人意料不及……(當然隨後會洗白)
王子們當然是立刻找本人對質,然而到海涅的房間時他已經連人帶書跑掉(?)了。理所當然,王子們就去找一個當時人對質,原本維克多打死也不告訴他們,但收到沒有名字的執事(明明顏值挺高的沒有名字實在太可惜……)轉遞給他的信(寫信人是海涅)後就決定與兒子們促膝長談了。
之後就是大家久等的過去篇,維克多坦白承認了他小時候喜歡經常出城浪的事情(他也很快補上叫兒子們不要學+一枚單眼,非常非常非常的帥氣,嗯),他十分享受這樣的「微服出巡」。某天,有兩個屁孩就在街上扒去了維克多的懷錶,聰明的他立刻發現且趕緊去追那兩個屁孩了,捉到小偷們時小偷們就拿武器準備去干架,我們偉大的老師就帥氣的登場了!!他十分帥氣的用眼神警告屁孩還東西,屁孩們似乎與海涅認識的,所以就一臉悶氣的還給維克多了。
好奇的維克多不聽海涅的說話一直跟著他的後面走,就走到了一個住滿孩子的貧民窟,據維克多的觀察,海涅是孩子們的頭領之類的人物(熱心滿滿的保護孩子www這麽溫柔的孩子去哪兒找)再後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維克多不諳世事的一面(他問海涅孩子的父母不擔心他們...etc)之後海涅呆了呆就嘲諷(而且還要掛著一個迷倒千萬少女(?)的笑容wwwww笑臉已附在圖裡)的說這裡的孩子怎會有父母,就算有也只是混蛋而已(現在的海涅很少會說這樣的話wwww非常新鮮的體驗)。其次,維克多他不懂怎樣吃蘋果……(你沒有看錯)海涅聽到維克多的肚子在打鼓時就扔給他一個蘋果,然而他一臉困擾的看著那個蘋果和海涅……海涅他就拿出一個蘋果出來示範給維克多要先刷刷蘋果再吃,之後他就有樣學樣的吃蘋果了(一臉滿足的維克多,你值得擁有)
隨後海涅又再試圖趕走維克多,當然是失敗了www之後就進行自我介紹,海涅報全名,維克多報名字only(所以海涅不知道他是王子,只是知道他是個有錢的小少爺)
之後的就由維克多一人在城裡浪變成海涅帶著維克多在城裡浪了wwww維克多表就教了海涅不少東西(下棋賺錢、吃、住的解決方法,總之就是與生存有關的)維克多也對國家貧富問題認識多了,可謂一石二鳥。
兩人在某山上聚聚,維克多露出一臉憂鬱的神情,海涅就拿出一瓶白酒出來,之後就上演那個玩笑了wwwww海涅立刻皺眉反騷維克多,那個神情和聲線wwww小植和老師嫁我吧!!(滾)
在海涅不知道那是什麽酒的時候,維克多就知道海涅不懂字了,就為他溫柔的解答了wwww老師在多年後也一直記著還特意拿給維克多喝!!這不是愛是什麽!!!維克多在解答海涅後掏出那枚懷錶給他,作為與白酒的交換,叫海涅賣了懷錶,給孩子們買點吃的和衣服過冬(這是父親給孩子錢去買點吃的節奏嗎XD)拿了白酒後又不忙開了海涅一個玩笑wwww海涅都懶罵你了
海涅說謝謝你的時候真是wwwwww為什麼長大後你反而變得不坦率了ww
維克多之後就說想建設一個人人也可以平等的國家,為此希望海涅可以幫他,海涅不知道他是王子,聽了後以為他想篡位233
海涅原句「可以住在如同夢中的國家,什麼也會做」(說的時候帶點笑意真可愛
然後就突然開虐了,非常的突然
維克多偷跑出去的事情被皇宮的人發現了,皇宮的人就大派人手都他(被人認為是誘拐事件)(就算是誘拐也是維克多誘拐海涅吧XD就身高而言(被打飛)
當然是被士兵發現了,海涅被士兵捉到時不小心掉了懷錶,士兵發現懷錶的紋章是皇家家紋(維克多下次送東西要注意點啦……)海涅趁機逃跑的時候士兵也看清楚維克多的身影了,海涅很悲催的被人認為是誘拐犯就被指槍,一同逃跑的維克多在槍發射的一刻挺身保護了海涅………………那個開槍士兵還在胡說八道說是海涅當維克多是盾了……(開槍士兵的圖我已經好好的截了!!!!等待我的詛咒吧哼哼哼………………)海涅之後就大暴走了…………拿著大木椿去橫掃眾士兵了,戰鬥力高強的海涅那些士兵又怎能比呢,情況是一面倒的,如果不是維克多及時阻止,海涅險些把開槍士兵給屠了……
維克多隨後因失血過多而暈倒了,擔心的海涅不斷往維克多的身邊爬去,卻被其他趕來的士兵捉住了,那多聲急切的維克多、維克多……我眼淚都掉了怎麽辦
海涅就被人捉到牢裡去,維克多就暈了好幾天,不知過了多久才去接海涅……看著海涅那頭長髮,我都不敢繼續去想了QAQ海涅在牢裡那臉絕棄的表情…………😭😭😭😭😭海涅被人捉了後才知道維克多是王子,但他沒有去反駁這個罪名,他日日夜夜都在牢裡為維克多祈禱
「請您保佑維克多的安全,只要他得救的話,我什麽也會做。」
所以說不站國教組真的是對不起這個世界………………
維克多不負眾人所望,和國王解釋後,海涅就得到恩赦,而他就帶著傷的去接海涅,海涅他安心的笑了笑,然而說出的話語卻是…………
「您沒有事實在是太好了,王子」再加上下跪的動作
這個莫名的距離感…………
之後維克多就繼位了,所以推測他大概是在16~18歲左右出去浪(老師的年紀真的難以猜出…………在認識王室教師這作品後我就知道年紀不是身高可以猜測到的)
順帶一提,那位什麼什麼教堂(名字太複雜忘記了……)是維克多建的,讓那些無家可歸的孩子生活(暖暖的💕💕)海涅就開始在那裡當教師了
維克多「連寫和看字也不懂的海涅變成大家也尊敬的教師了,一定是付出了無法想像的努力了」
然後維克多就請了海涅來皇宮當王室教師了,這就是過去篇。
面對王子們的質問,維克多解釋是不希望有不利海涅的傳言流出,才沒有坦白此事,而且兩人也沒意思要公開此事,就讓它放著了,但人們就是喜歡作故事,就像新聞報章般,不澄清那篇報章的內容的原因——就是故事開頭,兩人的「約定」了,海涅會在他的過去被公開後會什麼也不說立刻離開皇宮……
所以,得出的結論是,海涅辭任了王室教師了
本集END
接下來是預告+下回推測
在預告中,看到的是握緊拳頭的維克多,知道他也相當介意海涅離去之事,看他的眼神,可能是想去追跑掉的海涅?
目送馬車離去的眾王子……看來維克多去追海涅的機會非常的高呢
在預告中也看到王子們在夜裡不斷沉思、四人的討論、萊恩不斷的學習、布魯諾拿著紙張,苦惱的神情,應該是為了令海涅回來而在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四人的成長,又是否能夠讓海涅回來呢?這些,也會在下周揭曉。
看完的瞬間,我內心滿滿也是國教的彈幕,令我再一次、再一次的認識到,不站國教組真的對不起世界…………
海涅你快快看看王子的成長吧!!回心轉意的回來啦!!沒有人會怪你的,錯不在你啊😭😭😭(錯的只是那名開槍士兵,嗯)
細心的人應該會發現,那枚懷錶,直到現在海涅也一直的留著,用大王子的年紀去減的話,他至少留著它二十多年,證明海涅也相當珍重這段年青時回憶……這麽長情的老師到哪兒找!!
所以老師你到底多少歲啦……維克多的年紀也大概公佈了為什麼你的就是不公開的了…………為什麼…………(一臉衰怨)
國教組這對真的是可歌可泣的cp……此生站國教無悔!!維克多快去追回你離家出走的老婆(?)吧!!
這次愛奇藝又挺快的翻譯了…………明明上回與上上回早上七、八時也未有更新來著
Maya我竟然花了接近2.5小時的時間去打這篇沒用的東東(掩面)這是什麽一回事…………
到這裡就大概完結了,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文上也會附上本集的截圖,不是用手機截圖真是對不起了……
因為圖不夠位放我多開了一個po所以佔tag抱歉了……

這回覺得熬夜看直播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第10話大概可以分為上下部分,首先是伯爵誘拐老師(?)然後在萊恩面前透露老師在教堂義教的事情香「不是這邊的人類」的信息(wdm那時電腦抽風了這段沒看到……但再看後半集的內容應該就是只在萊恩在場),然後就瀟灑的跑掉了……
隨後就是把王子們的成長都概括在一起,萊恩對學習的熱情、布魯諾教授小孩子(不過小孩們就變為阿黛爾的朋友……)凱王子可以和他人聊天和希望重回軍事學校(未與國王提出),以及里希在咖啡店學習到的待人處事(未衍生最新漫畫「離開皇宮」的念頭)
接著是王子打掃隊wwww內容基本上與漫畫沒有分別但還是很可愛wwww盒子裡的東西也成功表現出老師對他以前的學生和對王子們的重視,這很好√
然後最後的部分卻扔了個大炸彈給觀眾…………里希看到老師床下的報章然後大家一起討論「皇宮裡的犯罪者」的事情,大家都對此事一笑了之,接著老師就突然拿起他的教鞭說了他的名台詞,就和王子們說了句
「如果那名犯罪者是我呢」(前面那句我不太記清……大約就是「對你們溫柔的不一定是好人」吧……(沒有錄下來抱歉
之後就轉ed了,那時我心中是一片凌亂的,嗯
下一回終於是說維海兩人的過去了wwww附上一張幼年老師和維克托(老師你小時候果然也是個專業面癱www
維克托你小時候就悄悄的跑出去皇宮浪(?)了www這可看出里希都完美承繼了你這一點了(笑)
第二張圖是某人被鎖上手扣的情景,看到那一小撮的紅髮的話大家都知道是誰了吧……老師啊TATAT
這集的最尾部分和預告確是爆炸性劇情,連漫畫也沒有畫到老師的真實身份,令人不知如何是好(雖然我很興奮XD)
嘛10話和11話預告大概就是這樣,這篇當作是一篇小小的記錄,明天也會有資源的了,順便大家一起分享感想吧
佔tag抱歉

因為剛才還未放完圖所以刪了重放……
作者大大你停在這裡會引起民憤的啦😱(#゚Д゚)
花繪ちゃん!!!!!!😭( ノД`)( ノД`)

雙子的creation也終於出很感動wwwwww收錄曲是Twinkle Bell的we are ichu以及funk a beat,發售日是9月21日,順帶一提Lancelot的creation也是9月21日,收錄曲是Lancelot的we are i chu及ギリギリの衝動。
雙子太可愛了我要全部抱走wwwwwww

再見,再也不見。 櫂愛

貼吧轉文第二彈,又是一篇文筆差的文,嗯。

不介意的就繼續看吧。


Link joker事件已經結束了,我們也回到原本的生活了,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回到之前般的,例如…

“愛知,和我對戰吧。”

“唉……棹君,今天你可不可以找其他的人對戰?今天稍微……”

“……那明天可以嗎?”

“明天也稍微……”

“……”

對了,Link joker事件完結了之後,棹俊樹每天也想和愛知對戰,但是每天也被愛知婉拒了。

“唉~~~~~愛知哥哥不和棹那傢伙對戰的話,那就和我…”

“神居君,我……”

“很痛!!美咲桑!為什麼要打我啊!”

“不要給愛知麻煩。”

“哈哈哈……謝謝你,美咲桑。”

“嗯。”

作為女孩子的美咲察覺到愛知有一些煩惱而暫時不想對戰,所以就幫愛知解決了神居。

“那麼想對戰的話,你們兩個去那兒慢慢打!”

“那好吧!!棹,今天本大爺絕對要打敗你!”

“哼!做到的話。”

“你!!可惡!!愛知哥哥,你來這邊看本大爺把棹打到落花流水吧!!!!”

“阿…是!”

今日卡片首都和平常一樣都很熱鬧呢。 ~第二天卡片首都~

“早安,美咲桑,店長桑。”

“早安,愛知,惠美。”

“你們今天來得很早哎,棹君他們還沒來呢。”

“沒關係,我和惠美先開始吧。”

先導家兄妹倆就到對戰桌那兒的椅子坐下,拿出卡組。

“Stand up!Vanguard!”

~大約過了一小時之後~

卡片首都的自動門因為感應到有人所以就開了,而是門外出現的身影有三個,包括有棹、三和、神居。

“歡迎光臨。”

“喲,愛知/姐姐~”

“午安~愛知哥……女神!?不是不是……惠美桑”

“午安,棹君~三和君~神居君~”

‘惠美桑來了惠美桑來了!今日一定要籍著這個機會,說出我對惠美桑的愛! ’神居在心裏對自己如此說道。

“惠惠惠惠惠惠美桑,請問可不可以和和和和和我對戰?”

“當然可以了~神居君~”

“太好了!!!,那我們就去那兒……”神居和惠美就去了對戰桌那兒準備對戰。

棹就一如既往地走向牆角的那個位置,坐下,閉目養神。

順帶一提,三和就繼續他的'每日向姐姐搭訕'行動。

愛知在棹坐下了之後,就時不時偷偷地眼角來看著棹,棹他顯然感受到愛知的視線,所以就張開眼睛看著愛知。

愛知在棹望著他的時候,就立刻低頭,避開棹的視線。棹雖然疑惑愛知的注視和他避開他視線的理由,但還是裝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繼續他的閉目養神。

愛知低頭煩惱了好久,在頭抬起來的時候,臉上滿載了豁出去的表情,接著他走向棹的位置那兒,如此說道。

“棹……棹君,你……你可以和……和我對戰嗎?”

棹立即回想起昨天愛知拒絕和他對戰的事,雖然心裡一瞬間飄過了很多想法,但還是立刻答應了愛知。

“那現在開始吧,Stand up!Vanguard!”

“Stand up!The Vanguard!”

在對戰中,棹他在愛知身上感覺到一種名為'覺悟'的感情,那一刻的棹不明白為什麼愛知有這麼強的覺悟,但他身為一個鬥士,認為必須要全力來回應它。

對戰結果:愛知他贏了

“果然很強呢,愛知。”棹一邊把卡組整理,一邊用佩服的眼神看著愛知。

“不是不是,我只是單純運氣好而已。”被棹這樣稱讚的愛知立即低頭說道。

“如…如果棹君沒有問題的話,可…可以再和我對戰多幾場嗎?”

“沒問題,那繼續吧,Stand up!(The)Vanguard!”

這兩人反反覆覆地對戰了許多場,而時間也很地從中午到傍晚了,卡片首都的關門時間也到了。

“回家小心一些啊~”店長桑還不忘在眾人回家前說道。

“真桑好羅嗦。”

“美咲……”

“再見~大家~”三和說了之後,大家都說了聲再見後就各自回家了。

當愛知也準備回家時候,被棹叫停了。

“愛知,明天再一起對戰吧。”

“明天……嗎。”棹見愛知明顯地鈍了一下。

“怎麼了?愛知?”

“沒有!沒有什麼!明天行的~”愛知稍微緊張了一下,然後快速地說道。

“嗯,那再見,愛知。”

“…再見,棹君。”

‘再也不見了,棹君……’

~End~


NEVER REGRET 櫂愛

N年前在貼吧發過的文……反正最近玩LOFTER就把它們搬過來吧。

文筆超差文筆超差文筆超差,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

超短超短超短,重要的事情要再多說三遍。


吶,櫂君,你以前說過,只要一直向前進發,終有一天,我們的道路就一定會交匯。

在天台的那戰鬥,是我們的道路的交集,也是最後一次的交集。

你、美咲桑、神居君、卡片首都的大家、卡片戰鬥部的大家……然後,這個世界的所有,大家都會很幸福地活下去……只要我不在這個世界的話。

“……你在這裏是嗎?狂風劍士。”

“是,我的先導者。”

“對不起,狂風劍士,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請你不要阻止我。”

“但是,我的先導者……”

“幫我一件事吧,狂風劍士。”狂風劍士的話語被愛知打斷。

“代替我去守護櫂君,好嗎?儘管他會忘記我,但是我想他永遠記得我們的牽絆呢。我是不是很自私啊,狂風劍士?”愛知看著平穩的聲線,其實隱藏了很大的感情的。

“我的先導者,你並不自私,你只是想保護你珍惜的同伴們而已……我承諾,我等一定會守護您的珍惜之人的。”狂風劍士做了一個騎士效忠的手勢。

“謝謝你,狂風劍士。”愛知因為放心了而綻放出一個笑容。

但在狂風劍士眼中,那個只是悲傷的笑容,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十分淒厲。

櫂君,我不會後悔的,你不是一個人的,大家都會陪在你的身邊的,狂風劍士也會留在你的身邊的,但是,我想你忘記我。

但是,還是有一些不捨,討厭呢,明明已經決定好了……這是最後一次,請允許我軟弱多一次吧。

“櫂君……”這個溫柔的聲音漸漸地消失在這座神殿之中。

~END~


【短篇/基熱】実に、ヨモト、俺は、温泉饅頭が嫌いよ

熱史被ntr
小學生文筆
我總覺得有ooc……
日文神馬的只是用来裝逼的,如果文法有錯請輕噴
我把有基寫得這麼懂事真的大丈夫?
原本我只是閒来没事做想虐虐熱史(你滾)而已,最後竟然会变成了基熱這cp的我也醉了……
熱史小天使對不起我不会再拿你来虐的了!要虐下次我也会拿煙醬来虐的!(喂→_→)

正文

由布院煙和草津錦史郎已經交往接近一個月了。

當初鬼怒川知道這個消息後整個人都驚愕了,不過正所謂他是鬼怒川熱史,關心其他人還多過關心自己的他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隱藏起來,並用笑容恭喜他們倆,不過那個笑容似乎是苦笑,而且眼角還帶點淚光。

在與草津和由布院兩人道別之後,鬼怒川就回到部室。

“果然吧……”

發現牆角的桌子沒有像往時般有一個人趴在上面,鬼怒川就喃喃自語了一句。

而鳴子和藏王在鬼怒川還未回到部室之前,從學生會的下呂口中知道了這件事之後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也像鬼怒川般滿臉驚愕,不過在平復了心情之後他們看着鬼怒川的眼神就多了一絲擔心。

而在防衛部中年紀最小的箱根知道了後就大喊“哎!?!?熱史前輩不是喜歡煙醬前輩的嗎????那為什麼——”

“噓!有基!現在你閉嘴就行了,別說其他無謂的說話!”藏王立刻打斷箱根的話語,並且用帶着警告意味眼神看着箱根。

“但是——”

“我也認為立說的話是正確的,你現在不要說話了有基。”這次連硫黃也出口了。

“……不好意思,我今日有事,我先回去了。”原本在沉默的鬼怒川在說完這番話之後就拿起書包,像逃跑般的逃離部室。

“啊!熱史前輩!!”看到熱史開門離去的箱根立刻追上去,鳴子見狀立刻擋着箱根的去路。

“現在就算了,有基,給一些時間鬼怒川前輩冷靜一下吧。”

“……是。”難得願意聽話的箱根就坐在椅上,一言不發。

“……儘管如此,我真的有些擔心鬼怒川前輩了,現在這樣子真的沒關係?”

“……我也不知道,現狀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安慰前輩的,所以就給他一個人靜靜吧。”

……

在煙醬和錦醬交往之後,我們兩人到底有多久沒再一起上學放學呢?

鬼怒川自那天之後每天也在想這個問題,雖然他每天也會見到由布院,但兩人的關係只剩下一些學業上的問題和無意義的閒聊。

除此之外,鬼怒川近來也以“高三是重要時期,要努力溫習”的理由而沒多去部室。

不過,這連粗神經的箱根也知道這只是一個籍口,事實上鬼怒川只不過不想看到草津和由布院的互動而已。

某天,箱根終於受不住這個狀況時就和鬼怒川說道“ 啊!!!熱史前輩熱史前輩!!今天我和你一起回家吧!!”

“哎哎哎哎哎!!!有基你想幹什麼!?不要胡亂做一些事情——”藏王立刻用驚訝的表情阻止有基,而另一旁的鳴子雖然沒出聲,但表情已經說明了他十分不贊同有基的做法。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會亂來的!立前輩硫黃前輩不要擔心了!”

“但是——”

“有基你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去?不需要了,這樣麻煩了你了,我家和黑玉湯可是相距一斷距離,你還是留在部室摸摸翁巴特吧。”鬼怒川見狀況不對,立刻捉起出翁巴特吸引有基的注意。

“噗哧噗哧!請停止這種無愛的行為!!鬼怒川先生!!”

“嗚姆……今……今天已經摸了一回了!所以我要和熱史輩前輩一起回家!遠的話就當作運動!!”儘管鬼怒川用翁巴特來吸引箱根,但箱根還是堅持己見。

“這個……好吧……”鬼怒川抵擋不住箱根閃閃發光的眼睛,只好答應了箱根的請求。

“好的!!!那我們走吧!!!!”箱根聽鬼怒川答應了他的請來,就立刻捉緊他的手,一起跑出部室了。

  “喂等等有基!!!”

“……看起來我們遲了一步阻止呢。”鳴子和藏王在呆滯之時,箱根已經把人帶走了。

……

“熱史前輩!!那裡好像有祭典在舉行呢!!一起去看看吧!”箱根一直不停地拉着鬼怒川走,這樣就走到祭典的舉辦場了。

“啊……嗯好吧。”鬼怒川見箱根的表情,不希望掃他的興,所以就認命陪他逛祭典了。

“熱史前輩我們一起吃那個吧!!那個那個!!”箱根邊拉着鬼怒川邊用手指指着不同的食物。

“嗯……有基一次不要買這麼多!!!”

……

“嗯嗯!!好吃好吃!!熱史前輩也一起吃吧!”在箱根完成了他的‘採購’之後就心滿意足的坐在公園的長木椅上,一邊吃着剛買的棉花糖,一邊向鬼怒川分享他的‘成果’。

“有基你買得太多……”鬼怒川雖然用很無奈的表情望着有基,但還是幫有基忙吃掉那些食物。 

“啊啦!!回想起來了!!這個這個!!這個是買給熱史前輩吃的!!熱史前輩總是和煙醬——不是不是,熱史前輩常常吃的!”箱根從眾多袋子中找出一袋紙袋, 拿出了兩個溫泉饅頭。

“這個!有基我……”

“行了行了~快些吃吧熱史前輩~冷掉了就不好吃的了!”

“……”

“怎麼了熱史前輩???身體不舒服嗎???”

“……実に、ヨモト、俺は、温泉饅頭が嫌いよ。(……有基,其實我,是很討厭溫泉饅頭的。)”鬼怒川在沉默了一下之後,說了這句。

“什麼!?熱史前輩你不是經常和煙醬前輩一起吃的嗎——不是不是!!我什麼也沒有說!!”

“沒關係的,有基,我已經不介意了。本來是因為煙醬喜歡吃溫泉饅頭,為了不掃他的興才吃的,我不大喜歡吃甜的東西。”鬼怒川給了一個安慰的笑容有基,並示意有基不用介意。

但是,在箱根眼中,這個笑容,帶着的只有無盡的悲傷和說不出的痛苦。

在近來這個月,鬼怒川臉雖然帶着笑容,但箱根只看到失落、痛苦、悲傷、絕望……

“……熱史前輩請不要再說謊了,你現在根本就是很傷心。”

“什麼!?”                                  

“還有請不要再把表情隱藏起來了,熱史前輩這樣笑起來反而會令人更擔心的。”

“我……”

“如果熱史前輩有什麼想說的話就現在說出來吧!!不開心的事要說出來才行的!!強羅哥是這樣說的!”

“你懂什麼!!我已經喜歡了煙醬很久了!然而……然而!他喜歡的是錦醬啊!!”鬼怒川在有基不停的‘逼供’之後突然大喊了這句說話,並且捉住箱根的肩膀不停的搖晃。

“……這……這叫我怎麼辦才好了……”說完剛才的話語之後,停下了搖晃箱根的肩膀,反而開始默默的哭了。

“我……我……一直都喜歡煙醬,我知道他一直都是當我是朋友的,但一看到他和錦醬一起的時候,心,真的很痛,雖然已經料到煙醬終有一天會喜歡其他人的,但是……但是……”                                 

“……這不是很好嗎?熱史前輩,坦白才是一件好事喔,對誰來說也是。”

“所以,不要再傷心了,熱史前輩,我呢,絕對不會令熱史前輩傷心的!所以,不要再哭了。”箱根在聽完鬼怒川的獨白之後,非但沒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鬼怒川,反而盡他的能力去安慰他。

“才……才沒有哭呢!”

“是是~熱史前輩沒有哭~”

過了一會,鬼怒川終於停止哭泣之後,他們收拾了一下東西,就各自回家了。本來箱根還想送鬼怒川回家,但在鬼怒川再三保證他不會亂跑之後,箱根就(勉強)允許鬼怒川獨自一人回家了。

———翌日———

地點in防衛部

“吶吶,硫黃,鬼怒川前輩和有基這個粉紅色氣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呢,可能和昨天他們兩人一起回家有關的呢。”

“今天鬼怒川前輩的心情明顯比之前好多了,果然是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了……好吧!有基!昨天你和鬼怒川前輩發生了什麼事了?”                           
鳴子心中吐槽:直球!?

“喔~昨天我和熱史前輩——”

“有基!!閉嘴!!!”鬼怒川以瞬雷般的速度跑去有基的身邊,並且用手掩着他的嘴。

“啊哈哈哈哈什麼也沒有發生喔……”

“……果然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了。”

“看樣子就是了,不過立,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建議你不要過問比較好,你看看前輩的眼神吧,像是說‘如果你要問的話你就一定會後悔’的樣子。”鳴子一邊外匯一邊很冷靜的說。

“……對不起鬼怒川前輩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Fin—

小劇場

“熱史前輩我只是說笑而已~我根本沒有想過要說出去。”

“……如果你真的說出去我就會叫翁巴特回到外星去了。”

“雅梅碟!!況且儘管熱史前輩叫我說出去我也不會說!這麼可愛的熱史前輩只有我才能知道!!”

“這!!!有基你別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