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_夜Youko@爺爺快來我家TAT

高三不產糧米蟲一條

【短篇/基熱】実に、ヨモト、俺は、温泉饅頭が嫌いよ

熱史被ntr
小學生文筆
我總覺得有ooc……
日文神馬的只是用来裝逼的,如果文法有錯請輕噴
我把有基寫得這麼懂事真的大丈夫?
原本我只是閒来没事做想虐虐熱史(你滾)而已,最後竟然会变成了基熱這cp的我也醉了……
熱史小天使對不起我不会再拿你来虐的了!要虐下次我也会拿煙醬来虐的!(喂→_→)

正文

由布院煙和草津錦史郎已經交往接近一個月了。

當初鬼怒川知道這個消息後整個人都驚愕了,不過正所謂他是鬼怒川熱史,關心其他人還多過關心自己的他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隱藏起來,並用笑容恭喜他們倆,不過那個笑容似乎是苦笑,而且眼角還帶點淚光。

在與草津和由布院兩人道別之後,鬼怒川就回到部室。

“果然吧……”

發現牆角的桌子沒有像往時般有一個人趴在上面,鬼怒川就喃喃自語了一句。

而鳴子和藏王在鬼怒川還未回到部室之前,從學生會的下呂口中知道了這件事之後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也像鬼怒川般滿臉驚愕,不過在平復了心情之後他們看着鬼怒川的眼神就多了一絲擔心。

而在防衛部中年紀最小的箱根知道了後就大喊“哎!?!?熱史前輩不是喜歡煙醬前輩的嗎????那為什麼——”

“噓!有基!現在你閉嘴就行了,別說其他無謂的說話!”藏王立刻打斷箱根的話語,並且用帶着警告意味眼神看着箱根。

“但是——”

“我也認為立說的話是正確的,你現在不要說話了有基。”這次連硫黃也出口了。

“……不好意思,我今日有事,我先回去了。”原本在沉默的鬼怒川在說完這番話之後就拿起書包,像逃跑般的逃離部室。

“啊!熱史前輩!!”看到熱史開門離去的箱根立刻追上去,鳴子見狀立刻擋着箱根的去路。

“現在就算了,有基,給一些時間鬼怒川前輩冷靜一下吧。”

“……是。”難得願意聽話的箱根就坐在椅上,一言不發。

“……儘管如此,我真的有些擔心鬼怒川前輩了,現在這樣子真的沒關係?”

“……我也不知道,現狀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安慰前輩的,所以就給他一個人靜靜吧。”

……

在煙醬和錦醬交往之後,我們兩人到底有多久沒再一起上學放學呢?

鬼怒川自那天之後每天也在想這個問題,雖然他每天也會見到由布院,但兩人的關係只剩下一些學業上的問題和無意義的閒聊。

除此之外,鬼怒川近來也以“高三是重要時期,要努力溫習”的理由而沒多去部室。

不過,這連粗神經的箱根也知道這只是一個籍口,事實上鬼怒川只不過不想看到草津和由布院的互動而已。

某天,箱根終於受不住這個狀況時就和鬼怒川說道“ 啊!!!熱史前輩熱史前輩!!今天我和你一起回家吧!!”

“哎哎哎哎哎!!!有基你想幹什麼!?不要胡亂做一些事情——”藏王立刻用驚訝的表情阻止有基,而另一旁的鳴子雖然沒出聲,但表情已經說明了他十分不贊同有基的做法。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會亂來的!立前輩硫黃前輩不要擔心了!”

“但是——”

“有基你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去?不需要了,這樣麻煩了你了,我家和黑玉湯可是相距一斷距離,你還是留在部室摸摸翁巴特吧。”鬼怒川見狀況不對,立刻捉起出翁巴特吸引有基的注意。

“噗哧噗哧!請停止這種無愛的行為!!鬼怒川先生!!”

“嗚姆……今……今天已經摸了一回了!所以我要和熱史輩前輩一起回家!遠的話就當作運動!!”儘管鬼怒川用翁巴特來吸引箱根,但箱根還是堅持己見。

“這個……好吧……”鬼怒川抵擋不住箱根閃閃發光的眼睛,只好答應了箱根的請求。

“好的!!!那我們走吧!!!!”箱根聽鬼怒川答應了他的請來,就立刻捉緊他的手,一起跑出部室了。

  “喂等等有基!!!”

“……看起來我們遲了一步阻止呢。”鳴子和藏王在呆滯之時,箱根已經把人帶走了。

……

“熱史前輩!!那裡好像有祭典在舉行呢!!一起去看看吧!”箱根一直不停地拉着鬼怒川走,這樣就走到祭典的舉辦場了。

“啊……嗯好吧。”鬼怒川見箱根的表情,不希望掃他的興,所以就認命陪他逛祭典了。

“熱史前輩我們一起吃那個吧!!那個那個!!”箱根邊拉着鬼怒川邊用手指指着不同的食物。

“嗯……有基一次不要買這麼多!!!”

……

“嗯嗯!!好吃好吃!!熱史前輩也一起吃吧!”在箱根完成了他的‘採購’之後就心滿意足的坐在公園的長木椅上,一邊吃着剛買的棉花糖,一邊向鬼怒川分享他的‘成果’。

“有基你買得太多……”鬼怒川雖然用很無奈的表情望着有基,但還是幫有基忙吃掉那些食物。 

“啊啦!!回想起來了!!這個這個!!這個是買給熱史前輩吃的!!熱史前輩總是和煙醬——不是不是,熱史前輩常常吃的!”箱根從眾多袋子中找出一袋紙袋, 拿出了兩個溫泉饅頭。

“這個!有基我……”

“行了行了~快些吃吧熱史前輩~冷掉了就不好吃的了!”

“……”

“怎麼了熱史前輩???身體不舒服嗎???”

“……実に、ヨモト、俺は、温泉饅頭が嫌いよ。(……有基,其實我,是很討厭溫泉饅頭的。)”鬼怒川在沉默了一下之後,說了這句。

“什麼!?熱史前輩你不是經常和煙醬前輩一起吃的嗎——不是不是!!我什麼也沒有說!!”

“沒關係的,有基,我已經不介意了。本來是因為煙醬喜歡吃溫泉饅頭,為了不掃他的興才吃的,我不大喜歡吃甜的東西。”鬼怒川給了一個安慰的笑容有基,並示意有基不用介意。

但是,在箱根眼中,這個笑容,帶着的只有無盡的悲傷和說不出的痛苦。

在近來這個月,鬼怒川臉雖然帶着笑容,但箱根只看到失落、痛苦、悲傷、絕望……

“……熱史前輩請不要再說謊了,你現在根本就是很傷心。”

“什麼!?”                                  

“還有請不要再把表情隱藏起來了,熱史前輩這樣笑起來反而會令人更擔心的。”

“我……”

“如果熱史前輩有什麼想說的話就現在說出來吧!!不開心的事要說出來才行的!!強羅哥是這樣說的!”

“你懂什麼!!我已經喜歡了煙醬很久了!然而……然而!他喜歡的是錦醬啊!!”鬼怒川在有基不停的‘逼供’之後突然大喊了這句說話,並且捉住箱根的肩膀不停的搖晃。

“……這……這叫我怎麼辦才好了……”說完剛才的話語之後,停下了搖晃箱根的肩膀,反而開始默默的哭了。

“我……我……一直都喜歡煙醬,我知道他一直都是當我是朋友的,但一看到他和錦醬一起的時候,心,真的很痛,雖然已經料到煙醬終有一天會喜歡其他人的,但是……但是……”                                 

“……這不是很好嗎?熱史前輩,坦白才是一件好事喔,對誰來說也是。”

“所以,不要再傷心了,熱史前輩,我呢,絕對不會令熱史前輩傷心的!所以,不要再哭了。”箱根在聽完鬼怒川的獨白之後,非但沒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鬼怒川,反而盡他的能力去安慰他。

“才……才沒有哭呢!”

“是是~熱史前輩沒有哭~”

過了一會,鬼怒川終於停止哭泣之後,他們收拾了一下東西,就各自回家了。本來箱根還想送鬼怒川回家,但在鬼怒川再三保證他不會亂跑之後,箱根就(勉強)允許鬼怒川獨自一人回家了。

———翌日———

地點in防衛部

“吶吶,硫黃,鬼怒川前輩和有基這個粉紅色氣場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呢,可能和昨天他們兩人一起回家有關的呢。”

“今天鬼怒川前輩的心情明顯比之前好多了,果然是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了……好吧!有基!昨天你和鬼怒川前輩發生了什麼事了?”                           
鳴子心中吐槽:直球!?

“喔~昨天我和熱史前輩——”

“有基!!閉嘴!!!”鬼怒川以瞬雷般的速度跑去有基的身邊,並且用手掩着他的嘴。

“啊哈哈哈哈什麼也沒有發生喔……”

“……果然昨天發生了一些事了。”

“看樣子就是了,不過立,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建議你不要過問比較好,你看看前輩的眼神吧,像是說‘如果你要問的話你就一定會後悔’的樣子。”鳴子一邊外匯一邊很冷靜的說。

“……對不起鬼怒川前輩我什麼都沒有說過。”

—Fin—

小劇場

“熱史前輩我只是說笑而已~我根本沒有想過要說出去。”

“……如果你真的說出去我就會叫翁巴特回到外星去了。”

“雅梅碟!!況且儘管熱史前輩叫我說出去我也不會說!這麼可愛的熱史前輩只有我才能知道!!”

“這!!!有基你別跑了!!!!”

评论(5)

热度(8)